“铁娃他妈”与英足坛恩怨:曼彻斯特联阿布贾看

2019-08-21 14:47栏目:综合体育

  英国体坛对她的怨言由来已久。1980年,她要求英国奥委会抵制莫斯科奥运会。两年后,她还考虑让英格兰队、苏格兰队和北爱尔兰三支来自英国的球队退出西班牙 世界杯赛。尽管两次抵制都没能成功,但她为了政治目的不惜牺牲体育的做法,从担任首相初期就受到了体育界人士的一致声讨。

三位苏格兰人是利物浦辉煌的缔造者,而这一切都随着禁赛而告终

  “撒切尔”这个名字在足球界褒贬不一,在他的治理下,英国足球流氓收敛不少,她主张英国球场安装闭路电视,警察局为足球流氓归档备案,为肃清英国足球环境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此外,她要求英国所有球场必须取消所有站席,一律安装座椅。此举一方面最大程度上规避了骚乱的发生,但另一方面却限制了球迷观战的热情。

  为了对付足球流氓,撒切尔夫人甚至要求俱乐部实行会员制,最后因为俱乐部的强烈反对而作罢。不过她的另外一项命令得到了严格执行,那就是所有俱乐部取消站席,实行一人一座制。英国俱乐部因为这一改变现场球迷大幅度减少,但也杜绝了恶性拥挤事件的发生。英国球场成为欧洲最安全的赛场。这成为撒切尔对足球最大的贡献。

撒切尔夫人与美国前总统里根

图片 1

  撒切尔夫人的继任者约翰·梅杰在自传中透露,为了拉近与足坛的距离,她在1988年专门观看了苏格兰杯决赛。赛后她对一名球员的表现大加赞扬,却不知道那名球员根本没有上场。梅杰说,大家都非常尴尬,但没有一个人提醒她,只是任她不停地说下去。

至于以利物浦球迷为对象的一系列打击行为,似乎也并非足球本身的过错。高失业率使得足球成了“劳工阶级”的信仰和发泄渠道,每个比赛日都是当地政府和警方的“受难日”,当球迷、足球流氓、工会等不同组织和人群捆绑在一起形成统一标签时,撒切尔夫人不愿也不可能把他们逐一剥离开来分别对待。特别是在她任期内,先后发生3次重大足球惨案,还有诸如为1980年欧洲杯英意球迷大打出手向对方政府道歉等数不清的“事故”,铁腕整治便无可避免。简单粗暴的手段,与撒切尔时期应对工人运动的方式别无二致。更何况,从撒切尔夫人执政方针中不难看出,她可以向中产阶级妥协,让渡一定的利益,但对待那些成天只知道惹事、罢工的“泥腿子”,却鲜有商量余地,而足球这项他们最爱的运动,无疑是最好的打击手段。于是,足一项本不应承载过多的体育运动成了牺牲品,只是,在英格兰人将“足球罪人”的称号带在撒切尔夫人头上时,似乎也忽略了另外一些问题。

  事实上,英足总和英超联盟早前已经公开表示不准备为纪念撒切尔夫人而举行默哀一分钟的仪式,然而此言论很快遭到部分英国足球人士的强烈不满。比如维甘老板戴夫-惠兰、雷丁主席约翰-马德捷斯基以及维拉前任主席道格-埃利斯就先后表示,纪念程序是必须要的,希望英超联盟和英足总能够收回成命。

  在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的11年中,英国足坛发生了两次震惊世界的惨案。分别是1985年的“海瑟尔惨案”和1989年的“希尔斯堡惨案”。两个惨案都涉及利物浦球迷。“海瑟尔”惨案发生后,撒切尔夫人敦促欧足联对英球队禁赛5年。此举对英格兰足球影响深远,尤其是对利物浦,当年横扫欧洲的红军因为禁赛7年而一蹶不振。

撒切尔政府主导了英格兰球场取消站席安装座椅一事

  据《每日邮报》消息,前英足总首席执行官格拉汉姆-凯利提议,本周末的英超联赛以及足总杯,所有球员都应该臂缠黑纱,并在赛前为刚刚去世的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默哀1分钟。

  1985年,臭名昭著的米尔沃俱乐部足球流氓在伦敦北部的卢顿俱乐部引发骚乱。撒切尔夫人将英足总秘书长克鲁克叫到首相府,质问他如何处理“他的”足球流氓。克鲁克毫不客气地回击道,他们不是足球的流氓,而是“你的”流氓。“我们足球运动不需要你的流氓。”

利物浦的“弯路”走了34年

  值得一提的是,本周末正逢希尔斯堡惨案24周年纪念日,利物浦届时将客场挑战雷丁,按照历年的规矩,本场比赛将在赛前举行默哀仪式,其目的在于悼念在希尔斯堡惨案中罹难的96名球迷。为此,雷丁俱乐部特意在其官网发布公告以避免误会,称周末双方球员和球迷将在比赛之前为惨案遇害者默哀一分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撒切尔夫人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英国体坛都不安宁。这也让一位不喜欢、不理解体育的人,必须时时关心体育。

图片 2

  因此在周末联赛开战之前,格拉汉姆-凯利极力主张英国足球人士采取行动纪念撒切尔。据悉,维甘老板戴夫-惠兰已经呼吁让球员在周末与米尔沃尔的足总杯半决赛前为“铁娘子”默哀一分钟,惠兰表示:“这不能只是我的决定,而应该是英足总的决定,我非常赞同凯利的提议,撒切尔夫人值得我们尊重。”

  难怪后来担任伦敦奥组委主席的塞巴斯蒂安·科这样评价她:“她从来不理解体育运动,除非体育影响到了其他领域。”科正是在莫斯科奥运会上一战成名的。

4年后的希尔斯堡惨案,96名利物浦球迷无辜丧生,随即被媒体和警方贴上了诸如“酗酒打斗”、“咎由自取”、“罪魁祸首”的标签,用以掩盖谢菲尔德政府及警察的失职。此后,明知调查结果事实不清,撒切尔夫人和他的执政班子却因为担心影响英国警方形象而始终无视“泰勒报告”。 23年后,真相大白,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代表政府致歉,却并不能愈合遇难者家属心中那道深深的伤痕,案件直到今日仍未结清。前不久,法庭通过了英国皇家检察署提请对前英国南约克郡警察局长杜肯菲尔德的重审提案,这位表面上的希尔斯堡惨案“第一责任人”将在今年10月站上被告席,而真正的始作俑者,终究逃脱了正义的审判。

  当然,撒切尔夫人为英国足球事业发展做的事还有很多,且不论对错与否,“铁娘子”都该是英足坛不可回避的人物之一,她的离世必须得到英国足球的重视。就拿上周末的曼市德比来说,在比赛之前撒切尔去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英国,但这场万众瞩目的焦点战却丝毫没有因这位领袖的离世而改变些什么,就连球员缠黑纱的环节也没有。赛后,曼联、曼城两家俱乐部遭到了英国公众的强烈谴责。《每日邮报》甚至表示:“英国足球拜她所赐,但我们却忽视了她。”

 

图片 3

  格拉汉姆-凯利是前英足总首席执行官,在他任职期间经历了著名的希尔斯堡惨案和海瑟尔惨案。凯利表示:“撒切尔夫人是位伟大的领袖,他的的去世让足球界也感到震惊,我们必须用恰当的方式来表达敬意。我提议本周末的联赛和足总杯,球员都要臂缠黑纱进行比赛,同时赛前默哀一分钟也是必要的。”

  撒切尔去世以后,利物浦球迷举行了欢庆活动。她去世第二天进行的曼彻斯特德比,老特拉福德球场没有准备任何默哀仪式,两队球员的手臂上也没有黑纱,完全不符合英超联赛的惯例。

不只是球迷,英国不少民众都参与了“庆祝活动”

 

  多年前,有记者告诉曼联主帅弗格森,他与首相撒切尔夫人一样,每天都只需睡5个小时。爵爷听后非常气愤:“不要把我和那个女人联系起来。”

图片 4

图片 5

比起2005年的一系列“机缘巧合”,这一次利物浦登顶欧冠才是复兴的标志

  她曾经想过身后英国体坛这样的反应吗?应该不会。之所以被称为“铁娘子”,就是因为她拥有的成为一名政客近乎冷血的理智。而体育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那是宣泄激情的地方,最高境界是利物浦传奇名帅香克利所说的:“足球无关生死,但高于生死”。因此两方交恶,在所难免。

一系列“休克疗法”和“重拳出击”击溃了本已欣欣向荣的英格兰足球,更对英格兰球队和球迷造成难以抹去的伤害。直到去世,人们也没等到撒切尔夫人一句道歉,对于这位政治生涯极少退让的女强人来说,似乎是完全可以想见到的结果。

英足总前CEO格拉汉姆-凯利将撒切尔夫人称作“鄙视足球的恶人”,但“铁娘子”并非天生厌恶足球,她甚至曾经认为足球是一项关乎“法律和社会秩序的事务”,在国家运行中作用匪浅。至少在后任首相梅杰看来,撒切尔夫人本意是希望通过足球拉近自己与“劳工阶级”的距离,为此她甚至跑去苏格兰观赛,在赛后夸奖了某位明星,尽管她并不知道那位球员其实没有登场。只是,一番机缘巧合下,无数人热爱的运动成为了撒切尔改革的载体和“受害者”。1948年,英国宣布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现代福利制度。然而凡事都有两面性,二战过后,福利制度的根基出现动摇,不再是“日不落帝国”的英国无力负担庞大的社会保障支出,政府财政连年赤字,国家经济陷入困局。此大背景下,强势的撒切尔夫人成为国家掌舵人。在国退民进、打击垄断、降低税负的同时,撒切尔夫人挥刀“砍向”公共医疗、养老金和失业救济金等一系列社会福利,其中就包括了中小学育运动的补贴,数千所学校为了维持经营不得不出售了体育场,英国足球的基础就此开始衰败。“老师们不能从课外活动中赚到津贴,这导致了体育课大大减少,学生们也不再出现在操场上。不只是足球发展受到遏制,其他运动也是一样,那些底层人家的孩子没有机会接触体育。”前英格兰队主帅阿勒代斯作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痛斥“撒切尔主义”对足球运动的伤害,他认为英格兰足球屡屡折戟大赛并不只是球员和教练的问题。

一边是葬礼,一边是欢呼

从古至今,热衷“揣摩”领导心思并甘愿做急先锋的人不在少数,撒切尔身边也有许多。为了遏制球迷群体肆意妄为,控制社会不安定因素,被她称为“足球顾问”的时任卢顿俱乐部主席大卫-埃文斯以“业内人士”身份提出禁止客队球迷观战的提议,内阁也建议俱乐部推行球迷认证系统,持证件才能入场,后来的切尔西俱乐部主席肯-贝茨没闲着,他打算将球场装上电网,以约束球迷行为。尽管其中多数不切实际的提议最终也未能成为现实,但撒切尔夫人还是顶住了压力,实现了不少在今天看来极具远见的改革。包括将球场站席全部改为坐席,安装监视系统对足球流氓的行径进行取证和备案,拒绝那些惹祸精进入球场或是出国看球,一系列举措遏制了球场暴力愈演愈烈的趋势。

代表左翼的弗爵爷对撒切尔夫人“深恶痛绝”

传媒大亨默多克

图片 6

图片 7

希尔斯堡惨案遇难者纪念碑

图片 8

另一方面,关于撒切尔夫人是否为英超发展做出贡献的争议始终不断,不过她至少为那个关键性的人物架起了通向足球的桥梁。在撒切尔政府自由贸易大旗下,从南半球漂洋过海而来的默多克打破了BBC等英国本地媒体对转播权的垄断,天空体育与英超联赛的联姻成了历史上最伟大的体育营销经典案例,成功的商业开发与宣传推广,使得英超联赛吸引了全球顶尖资本的注入,从而站上了世界第一联赛宝座,更何况英超联赛创始球队半数以上的老板都是坚定不移的“撒切尔主义”支持者和受益者,尽管不愿承认,但英超的繁荣正是铁娘子的“无心之举”。当然,默多克也没少为撒切尔夫人出力,希尔斯堡惨案发生后,他控制的《太阳报》按照“铁娘子”的授意,编造了不少如球迷殴打警察、抢劫遇难者财物的新闻,为政府下手整治营造了充分的舆论基础。

撒切尔夫人在希尔斯堡惨案现场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著名的伊斯坦布尔奇迹,利物浦球迷这个夏天的幸福感是否会显得更加强烈?35年前的那个夜晚,当格罗贝拉怪异的舞姿“迷倒”红狼,当肯尼迪射出的皮球飞入大门,Kop们分明看到了一个王朝的魅影。只是这一切都将在不久后戛然而止,而按下终止键的,正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

1985年5月29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海瑟尔球场,利物浦憧憬着击败尤文图斯卫冕欧冠,惨案突然发生。两队球迷大打出手引发骚乱,年久失修的看台不堪重负轰然倒塌,39名球迷遇难,300余人受伤。贪财的主办方将中立区域门票卖给了尤文图斯球迷,傲慢的欧足联拒绝了两队提出更换球场的提议,在他们的共同见证下,利物浦的足球流氓推开了那扇通往地狱的大门,而最终为此买单的却是整个英格兰足球。海瑟尔惨案前一年,英格兰三支球队包揽欧洲三大杯冠军,而从1977年到1984年8年间,英格兰球队赢得了7次欧冠奖杯,上世纪80年代,他们就是欧洲足球当之无愧的翘楚。惨案发生后,撒切尔夫人高风亮节的敦促英足总勒令所有职业球队主动退出欧洲赛场,以示“反省”。此后5年,欧洲各项赛事再也看不到英格兰俱乐部和“三狮军团”的身影。本就远离欧洲大陆的英格兰人,只好闭门造车继续沉醉在长传冲吊的世界里,当英格兰球队重新回归欧洲大陆之时,他们惊讶的发现那些曾经轻视的对手,已然飞一般的冲到了自己的身前。作为事件的“罪魁祸首”,利物浦被禁赛7年,这也成为球队由盛转衰的重要事件。

图片 12

并不无辜的“倒霉蛋”

2013年4月13日,雷丁米德杰斯基球场,随队前往客场的利物浦球迷丝毫没有因为红军被垫底球队逼平而沮丧,他们挥舞着横幅,“庆祝着”一个人的离世。5天前,英国第一位女首相,有着“铁娘子”之称的撒切尔夫人因中风病逝,终年87岁。事实上,利物浦球迷“并不独行”,他们和曼彻斯特双雄、埃弗顿等许多球队的拥趸们紧密团结在一起,英超联赛破天荒的没有为如此一名在英国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人物进行统一默哀,英超联盟颇为民主的表示:这是俱乐部自己的事。撒切尔夫人三度当选首相,统治英伦半岛长达12年,只有罗伯特-班克斯-詹金逊连任时间比她更长。更耐人寻味的是,比起那位将利物浦伯爵徽章戴在胸前的“前辈”,撒切尔夫人似乎更乐意把“利物浦”踩在脚下。

那段英格兰足球的“黑历史”,却并非足球之罪,在社会的转型动荡中,难以调和的阶级矛盾以一种如此方式实现了和解。比起国家继续前行,足球领域失去的几十年或许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代价。香克利说,足球无关生死,足球却高于生死。政客想的是如何赢得选票,实现抱负,而球迷们就简单得多了,他们只想看到自己支持的球队,或许这才是撒切尔夫人毁誉参半的原因所在,毕竟今天的足球早已不是40年前的样子了。当英超联赛每年为国家纳税超过30亿英镑,创造数万就业岗位,不知天堂里的“铁娘子”,到底作何感想。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铁娃他妈”与英足坛恩怨:曼彻斯特联阿布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