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羽协平息“曲奇风波” 五位国手仍参加汤尤

2019-10-24 08:03栏目:网球
TAG: 网球

  杨敏:类似的赞助商利益发生冲突事件,在国际体坛绝非凤毛麟角。最近,英国《每日邮报》就报道了英超各大豪门联手拒绝了一份总价达到1.35亿英镑,约合13亿人民币的巨额赞助合同。英超的总冠名原本属于巴克莱银行,双方合约在本赛季结束后到期。著名黑啤品牌吉尼斯有意购买三年冠名权,这对于英超联赛是一笔很不错的交易,谁知各大豪门纷纷拒绝,因为不少俱乐部已经拥有了合作已久的啤酒品牌,他们并不希望届时总冠名商与自己的赞助商发生利益冲突。这一方面说明了英超豪门果然是有钱任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在健全的市场机制下,赞助商利益对于西方体育来说重要的地位。

  在今年5月的东莞苏迪曼杯前夕,丹麦队爆出一个由曲奇引起的风波。鲍伊/摩根森等5名双打绝对主力因为赞助商冲突而被逐出国家队,丹麦队因此在苏杯这个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上元气大伤。

今天,皇冠丹麦曲奇在昆山广邀媒体出席丹麦队的见面会。年仅22岁的阿萨尔森已跃升至男单世界排名第四,他与暂列第五的队友约根森在过去一年双双击败过中国队的“全满贯”林丹。这两名男单对中国队的威胁不仅在汤姆斯杯上,还有两个多月之后在里约举行的夏季奥运会。丹麦队总教练拉斯表示,此次参赛的目标是男队和女队均能挺进四强,至于里约奥运会,他期待队伍能收获一枚奖牌。

  林丹“单飞”凸显中外差异?

2015年丹麦羽毛球公开赛昨天落幕,丹麦羽协通过官方途径宣布,长达半年的“曲奇风波”终于有了解决方案,鲍伊/摩根森的5名拥有蓝罐曲奇品牌赞助商的队员,将不会因为丹麦国家队被皇冠丹麦曲奇赞助而失去参加明年汤尤杯世界羽毛球男女团体锦标赛的资格,他们将穿上印有中文胸前广告为一个咖啡品牌的球衣参赛。

拉尔森在丹麦羽协主要负责商业开发,这次到中国来,他已组织队员出席了两个赞助商主办的见面会。“我们现在一共有三大主赞助商,分别是羽毛球、水泵以及曲奇品牌。”他的目标是让丹麦队战袍上的广告客户像F1一样多。在为丹麦队寻找赞助商方面,丹麦羽协也有的放矢。“以曲奇与水泵这两大赞助商为例,他们都是丹麦的著名品牌,如今期待开发以及拓展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拉尔森告诉记者,丹麦羽毛球队能成为该国品牌扩大在亚洲影响力的捷径,这一类赞助商正是他们的目标客户。

  离苏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还剩下不到三个星期,最近世界羽坛发生了一件让旁观者感到匪夷所思的“奇闻”:丹麦羽毛球队因为“曲奇”而开除了5名绝对主力,他们无缘苏杯,也意味着丹麦这支曾经夺得该项杯赛亚军的北欧老牌羽球劲旅变相放弃了今年的争牌机会。相信曲奇是除了安徒生之外,读者们对丹麦这个童话王国留下最深印象的“特产”。广州日报这次除了请来研究小球项目发展多年的柳天扬教授以及旅居丹麦哥本哈根的毛球超级粉丝阿琳,一起来分析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盒曲奇如此神奇地毁掉了一支羽毛球国家队在苏迪曼杯的美好前景?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1

对于回报赞助商的方式,记者很是好奇。倘若代言的是食品,就像皇冠丹麦曲奇,队员平时在公开场合多吃一些也能增加曝光率,但针对刚成为合作伙伴的水泵品牌,那又是如何体现呢?拉尔森透露,近日全体队员在比赛之余还有出席一场与水泵品牌经销商的联谊会,届时将有来自全国各地70多名代表参加,主力队员会和他们进行友谊赛。记者发现,丹麦队员在出席赞助商活动时都是全力配合的,他们明白,赞助商是真正的“米饭班主”,他们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更多的是来自成名之后的代言费。

  柳天扬:是的,我认为这两个品牌的出发点都是通过丹麦羽毛球队正面健康的形象争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因为羽毛球在中国的群众基础十分深厚,热爱羽毛球的民众在观看这个项目的比赛时,对作为欧洲劲旅的丹麦队一直比较认可。通过赞助丹麦羽毛球运动员而扩大品牌在中国的知名度,这又是一个体育营销的正面案例,成本低,收效高。

  新上任的丹麦羽协CEO杰森在丹麦公开赛期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最终的解决方案已出炉并获得两家赞助商、涉及球员以及国家队的一致通过。原来,赞助丹麦国家队的丹麦丹尼诗特色食品有限公司除了曲奇品牌之外,还有一个咖啡品牌的产品正在努力打入亚洲乃至中国市场,该公司CEO艾瑞克认为鲍伊等5名获得其他曲奇品牌赞助的双打队员,也可以穿上以咖啡品牌为胸前广告的球衣代表国家队参赛。杰森非常高兴曲奇风波终于平息,他期待着更多企业前来洽谈赞助,他认为在丹麦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体育项目比羽毛球更适合有意进军中国市场的企业。

赞助商:满意代言效果

  阿琳:羽毛球在丹麦算不上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但是民众的参与度还是很高的。我在哥本哈根每周都会参加当地一个华人俱乐部的训练,所以对于丹麦队的一线主力也比较熟悉。我当时还奇怪怎么会有曲奇品牌赞助他们呢,而且胸前广告是用中文写着“丹麦蓝罐曲奇”,现在经过柳教授这么一说,总算明白了,商家果然聪明。

除了安徒生之外,羽毛球无疑成了欧登赛这个城市的另外一张名片,而有资格被“印”在名片上的头像,那非阿萨尔森莫属,因为他在欧登赛土生土长,如今又是炙手可热的丹麦队头号男单。与丹麦羽协一样,阿萨尔森也是对于庞大的中国市场非常期待。不过,他在吸引赞助商的方向上截然相反。“那些希望打开丹麦以及欧洲市场的中国品牌请考虑找我代言,我的羽毛球打得好,而且还会说中文。”阿萨尔森在青少年时代曾经在中国短暂训练过,也许因为这个原因,他比其他选手更加懂得知晓中文的好处。两年前,他开始通过互联网向北京的老师学习中文。这次在昆山,大家发现他的口语比去年10月流利了不少,今天下午接受媒体提问的时候,他能够全程用中文回答,更打趣地说自己的目标不仅是吸引中国品牌,更要认识一个中国女友。有趣的是,他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安赛龙,因为不想被别人叫维克托。“我希望有朝一日击败谌龙,那我就和我的名字一样了。”

  柳天扬:是的,这在中国队是不可能发生的,尤其大赛当前,成绩是国家队最看重的。不过,此事发生在丹麦就完全能理解了——保护赞助商权益是运动员以及国家队都必须严格执行的,只是丹麦羽协也许在处理方式上有点极端。

其实,记者还算漏了一个丹麦队的主赞助商——安徒生故乡欧登赛。这个离首都哥本哈根两个小时火车的小城每年10月举办丹麦公开赛,为了提升在亚洲的影响力,组委会与当地旅游局每年均邀请包括本报在内的亚洲主流媒体前去采访。拉尔森以欧登赛近年来中国游客人数暴涨为例,证明开拓亚洲市场对于振兴当地经济的重要性。

  特邀嘉宾 广州体院小球调研室主任柳天扬/旅居丹麦超级“羽粉”阿琳

赞助费仅为丹麦男足1/20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2

该队去年突然在东莞举行的苏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上成为焦点,不是因为具备冲击冠军的实力,而是开赛在即却有数名双打主力被除名——他们个人代言的曲奇品牌与国家队签约的皇冠丹麦曲奇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竞争关系。正当外界等着看笑话的时候,作为全队赞助商的Danisa皇冠丹麦曲奇立即在东莞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不到半年,由曲奇引发的风波被丹麦羽协化解,包括全英赛男双冠军鲍伊/摩根森在内的5大双打主力全部回归。去年10月丹麦公开赛期间,丹麦发表声明,确认两个曲奇赞助商之间的矛盾已经解决。尽管丹麦队在去年的苏迪曼杯上因阵容参差不齐而颗粒无收,但皇冠丹麦曲奇还是看到了与这支队伍合作的光明前景,并把双方的合作期初定为3年,在今年的汤尤杯上,丹麦队员的战袍上均印有该品牌的中文名称。丹麦丹尼诗特色食品有限公司CEO艾瑞克表示,与丹麦羽协的合作实现双赢,“除了赞助丹麦队参加大赛之外,我们还与重点球员签约,甚至成为丹麦公开赛的赞助商,我们的品牌因为羽毛球在亚洲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都是曲奇惹的祸?

在代表丹麦队参加汤姆斯杯这一类世界团体大赛的时候,阿萨尔森穿上与全队统一的战袍。不过,在参加其他单项公开赛的时候,他可以穿着印有自己个人代言品牌的比赛服。另一名男单主力约根森的个人赞助商也是皇冠丹麦曲奇,而阿萨尔森去年代言的则是一款耳机。除了比赛之外,他哪怕连赛后接受采访,也非常尽本分地把耳机套到脖子上再让媒体拍照。今天下午的见面会上,他不时把曲奇塞进嘴里,更坦言这是吃过最好吃的饼干,甚至吃出丹麦家乡的亲切感。阿萨尔森已经用世界排名证明了自己在羽毛球场上的实力,如今,他又以行动证明自己在代言产品的时候是多么的称职。看来,丹麦队上下是打定了中国的主意,不仅在比赛上,还在吸金上。

  杨敏:如果重新回到丹麦羽坛此次“曲奇”风波的话题上,就像柳教授之前提到的,因赞助商开除球员的事是绝对不会发生在中国队身上的。由此我想起了林丹“单飞”事件。其实说到底,他也没有实现像李娜那样的“单飞”,只是在根本利益上发生严重冲突的两大羽毛球器材品牌,分别为了林丹作出了让步。作为国家队器材总赞助商的李宁,允许林丹使用其个人赞助品牌尤尼克斯的球拍、球鞋以及球包,而林丹在代表国家队参加任何一项国际赛事时,都必须穿上印有李宁标志并与国家队统一的比赛服。从这个案例来看,这能够体现中国人其实比外国人更讲人情味吗?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3

  杨敏:我曾在丹麦报道丹麦公开赛,这个国家的羽毛球氛围良好,国内常年举行不同级别的羽毛球联赛。运动员平时的训练以及生活来源均由所属俱乐部提供,而国家队只是在世界大赛前才会组织训练,丹麦羽协也会给入选国家队的选手发放补贴。但作为国家队的主力,球员大部分的收入来自赞助商,就像蓝罐曲奇,鲍伊等球员比赛时,胸前广告正是这个我们熟知的曲奇品牌。阿琳在广州长大,现居哥本哈根近20年,丹麦队因两个“曲奇”品牌的利益发生冲突而开除国手,你怎么看?

在世界羽毛球发展并不均衡的当下,强队主要集中在亚洲,而在欧洲队伍当中,综合实力还能与亚洲队伍叫板的,也只有丹麦队。

  柳天扬:我不认同这种观点,这不是人情味的问题,是两国体育机制上的差异决定了在争议事件的处理上所采取的不同手段。丹麦运动员完全自由于市场体制之内,他们并非由国家统一培养,所以每人都可以签约不同的赞助商。中国的羽毛球运动员则不一样,他们全部由国家培养,在签约赞助商的问题上没有自主权。国家既要在举国体制下实施奥运战略,又要面对市场化这个不可逆转的潮流趋势。我们可以发现,我国优势项目的市场化比起劣势项目要低得多,这就是与奥运战略有关,一旦把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体操等金牌项目的市场化放开至网球、足球、篮球等的程度,如何确保这些项目在奥运会上依然担当金牌大户的角色呢?因此,林丹事件可谓在奥运战略与市场化并驾齐驱的新时代下一个经典案例,国家在金牌项目走市场化路子的探索阶段,林丹可谓一块试验田。名将是我国奥运战略中最核心的部分,拿金牌主要靠他们了,别说开除了,保护还来不及呢。至于球队总赞助商以及个人赞助商在利益上发生冲突方面,我认为现阶段国内相关的条文并不足够规范,这也是林丹既没有被开除,更能享“齐人之福”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收视率前三位赛事当中,有一场正是羽毛球男单决赛(林丹VS李宗伟),要是今年里约奥运会上的男单决赛是中国VS丹麦,那我们的赞助商一定乐翻天。”跟随丹麦队来到昆山的丹麦羽协市场部主管贾斯珀·拉尔森期待着丹麦队能在里约的男单决赛上分一杯羹。

  阿琳:对此,我一点也不惊讶,在丹麦,保护赞助商权益是双方都必须执行的。丹麦对各种权益的维护有严格的法律条文规定。如果此次风波中的任何一方有所退让而损害了他们所代表的赞助商利益,估计需要赔付的金额就远远不止4.5万元了。不过,我移民丹麦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国内盛行的丹麦曲奇其实丹麦的超市里并不多见,当地人倾向于自己在家做曲奇,很少买来吃。

熟练掌握中文的丹麦帅哥阿塞尔森成为他们打开中国市场的钥匙

  杨敏:真没想到丹麦羽毛球队赶在苏迪曼杯临门一脚时会因“曲奇”而开除包括双打名将鲍伊/摩根森在内的5名男双、女双国家队绝对主力。要知道,苏迪曼杯是混合团体赛,男单、女单、男双、女双以及混双各占1分,而丹麦队素来在双打项目上拥有世界一流选手。在这个节骨眼开除他们,可见丹麦人在个人赞助商与总赞助商发生品牌竞争冲突时是十分较真的,连国家队成绩都可以摆在一边。事件缘起鲍伊等5名队员的个人赞助商是丹麦蓝罐曲奇,对此,我印象深刻,因为在2013年的广州世锦赛期间,他与拍档摩根森就曾应邀在广州出席该品牌的推广活动。最近,丹麦国家队与另外一个丹麦曲奇品牌Danisa签约,后者成为全队的总赞助商,问题就这样出现了。鲍伊等人提出,在苏迪曼杯上不能穿着印有Danisa字样的国家队队服参赛。作为补偿,他们答应穿上印有其他赞助商标志的球衣参赛,也可以补偿丹麦羽协5万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4.5万元)。不过,丹麦羽协并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反而开除了5名队员并取消了他们的训练补贴。这要是换了中国队甚至任何一支亚洲羽毛球劲旅,都是难以想象的。

论今年汤尤杯的夺冠热门,丹麦队无论在男团还是女团均排在中国队、日本队,甚至韩国队之后。但是,若论曝光率与吸金能力,这支来自北欧的老牌劲旅可谓遥遥领先。比赛才开始不到两天,丹麦队已经在昆山一口气出席了两个由不同的赞助商主办的见面会。丹麦羽协向那些有意拓展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跨国品牌抛出橄榄枝,只需付出1/20赞助丹麦国家足球队的费用,丹麦羽毛球队就能为赞助商带来性价比极高的回报。丹麦队头号男单阿萨尔森则反过来向那些有意进军欧洲市场的中国品牌呼吁,球打得好且会说中文是他代言的优势。本次中国之行,对于丹麦人来说真是比赛吸金两不误。

  杨敏:阿琳提到的现象很有意思,因为我和同事先后赴丹麦采访的时候,也发现了当地的超市其实并没有像国内那样囤积着大量包装精美的曲奇产品,只在游客集中的旅游热点附近才偶然可见。丹麦羽毛球队突然成为两个曲奇品牌争抢的“香饽饽”,各种的原因不言而喻。是这样吗,柳教授?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纠纷缘于争夺中国市场?

拉尔森希望今后有更多丹麦的著名品牌牵手丹麦羽毛球队,他一口气提到了好几个全球著名的品牌,“例如嘉士伯、乐高、潘多拉,这些都来自丹麦,要知道,我们的代言费用仅是丹麦足球队的1/20。但丹麦羽毛球在亚洲影响力肯定大于丹麦男足。”他笑着说,丹麦只有550万人口,还不如广州的1/2。丹麦男足再有能耐,也只是吸引了500多万人关注,“但羽毛球就不一样了,只要算一算中国有多少人关注羽毛球,算一算这个项目在亚洲的影响力,就知道赞助我们的性价比有多高了。”

  阿琳:中国队每年都到丹麦参加公开赛,我们俱乐部的球友几乎每年都会驱车两个小时从哥本哈根赶到比赛所在的城市欧登塞为国羽加油助威。我记得去年就有人在打球闲聊的时候提到,林丹怎么穿起了尤尼克斯的便服了,难道更换赞助商了?后来我关注了国内的羽毛球新闻,才发现原来他在丹麦是第一次公开证实签约新赞助商。在我看来,要是林丹这个案例发生在丹麦队,那说不准得闹出多大的法律风波。不过,在中国能够最终以和为贵地平息风波,可见国家队还是挺讲人情味的。

 

头号男单代言态度敬业

2016年汤姆斯杯尤伯杯世界羽毛球男女团体锦标赛今天在昆山结束了第二个比赛日的角逐,中国女队轮空,中国男队则在晚上进行的第二场小组赛上击败法国男队,收获2连胜。法国男队以小将为主,没有特别突出的选手,该队目前由“四大天王”之一的丹麦名将皮特·盖德担任主教练。中国队遣出强阵,三单两双的出场顺序是谌龙、张楠/傅海峰、林丹、李俊慧/郑思维以及田厚威。在首场小组赛中休战的林丹出任第二单打,他以2比1逆转战胜对手克拉尔布特,也为国羽提前在前三盘以3比0的大比分锁定胜局。小将李俊慧/郑思维首次参加汤姆斯杯,1997年出生的郑思维被视为男双明日之星,也是被中国队寄予厚望的奇兵。明天,中国男队轮空,中国女队将迎战小组赛第二个对手西班牙女队。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丹麦羽协平息“曲奇风波” 五位国手仍参加汤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