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革新乒乓球羽毛球生态 怎么着破题

2019-08-26 22:17栏目:网球
TAG: 网球

项目推广中国发力

海外兵团衰落的背景,与欧洲乒羽的日渐式微有关。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欧洲的乒乓球俱乐部曾经火过一阵,好球员一个赛季的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上,但现在欧洲一流球员的赛季收入也不过4万欧元,这样如何吸引中国二流选手到欧洲打球?世界羽联第一副主席派山不无忧虑地说,羽毛球在欧洲各国的发展处于萎缩状态,根本谈不上职业化。

只是,对于新上任的孔令辉来说,如何才能对金牌不动心?李晓霞对拿大满贯充满了渴望,三次进入前三的刘诗雯要取得更大突破,新进世乒赛的陈梦、朱雨玲等小将急于证明自己。面对这么多渴望的面孔,孔令辉只好给出这样的底线:“不能输给外国人。”这与包揽的意思也差不多。

 

国羽送球拍促推广

乒联不喜欢不利于项目的发展

国际乒联、世界羽联要培育文化积淀,位于瑞士的乒乓球博物馆将搬到中国

刘凤岩告诉记者:“乒羽老是包揽奥运会金牌,很没有意思,在国际奥委会中很危险。如果奥运资格保不住,被踢出奥运大家庭,中国拿再多牌也没有用。所以乒羽不能光看眼前多一块还是少一块金牌,要有战略眼光,不用算计得那么清楚。”

到底是谁觉得中国队包揽金牌不是一件好事?国际乒联好像首当其冲,奥地利人沃尔纳·休莱就为国际乒联工作,对于本次世乒赛中国队是否还会包揽金牌,这个金发碧眼的帅哥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的,我认为中国队会包揽。”至于中国队包揽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犹豫了一下笑着说,“你是说对于项目发展吗?我觉得不算太好吧。”虽然他强调这只代表他个人的意见,但是从近年来国际乒联在一些改革措施方面对于中国队的“特殊关照”来看,这实际上是国际乒联的态度——中国队一家独大会严重挫伤其他地区队伍的积极性,从而使得乒乓球这个项目面临危机。

 

在10项比赛的男单角逐中,有4项冠军被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拿走,谌龙也拿到了4项冠军,杜鹏宇赢得了亚锦赛金牌。女单显示出相对疲软的状态,无论是奥运冠军李雪芮还是亚军王仪涵,都没有表现出绝对的统治力。在双打赛场,中国队的女双仍保持着较大优势,而男双和混双则受到了来自韩国、印尼、丹麦等劲敌的挑战。当然,必须考虑到,因为国羽的双打正在不断尝试新的配对组合,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比赛成绩。

包揽金牌,对于中国乒乓球队来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本来意味着至高荣誉的词语竟然变得羞羞答答的了。5月13日,第52届世乒赛在巴黎进行了首日的资格赛,中国队的队员基本上都无需参赛,对于国乒来说,唯一的悬念恐怕就是能否包揽5枚金牌。伦敦奥运会之后,刘国梁虽然屡次表态已经“做好了丢金准备”,但新上任的孔令辉却也透露了不输外战的底线。包揽变得如此纠结,到底是谁在不高兴?

“不包揽金牌”是授人以鱼,帮助培养人才是授人以渔,中国队应该在“授人以渔”方面多发力,要搞些规划,比如共同训练、派出金牌教练指导等。

也正是因为主管领导达成了这样的共识,最近国乒和国羽都刻意弱化了包揽金牌的概念。

外国队坦然中国队强大很正常

王继晟:中国队羽毛球人才培养体制跟很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不太一样。中国队讲究年龄梯队,这是一个周期很长的、传统的培养体系。不同于其他国家和地区运动员的“以赛带练”,中国队运动员是“赛训结合”,在比赛和训练中逐渐成熟起来。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队的运动员训练体系中,涌现的天才球星往往坚守时间比较长,比如乒乓球的“常青树”瓦尔德内尔、丹麦的羽毛球“金童”盖德都经历了与中国几代运动员打球比赛。这样,他们年轻的选手也失去了许多成长的机会。

中国需要话语权

新上任的国乒总教练刘国梁说,跟比赛相比,更重要的是推广,因此此次巴黎之行包揽5枚金牌没有什么可兴奋的;新上任的女乒主教练孔令辉说,这次女队的底线是不能输给外国队,仔细推敲一下,双子星的说法有点矛盾。

王继晟:世界羽联副主席刘凤岩认为,新当选世界羽联主席的拉尔森“任重道远”。作为新的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在制度、基础的建设以及市场的开发、羽毛球的影响、宣传等方面都要加强力度。拉尔森表示,在他的4年任期内,首要目标是要推动羽毛球全球化进入世界所有体育项目前10名。    

世界羽联副主席刘凤岩忧心忡忡地说:“这次世界羽联的改选,亚洲的人数和力量都不如以前。世界羽联有179个会员,欧洲的会员国多,话语权被欧洲控制了。虽然他们对中国羽毛球大国的地位是认可的,但亚洲在世界羽联的话语权少了,将来有可能制定的政策和改革会对优势国家和地区不利。老是让中国别扭,或者让羽毛球强国别扭,会使他们团结起来去跟世界羽联抗衡,让世界羽联难受,所以还是需要互相支持和互相体谅。”

当然,国际乒联也有自己的苦衷,就在不久前摔跤项目退出奥运会之前,中国队独占鳌头的项目乒乓球和羽毛球都被猜测有中招的可能。或许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队和国际乒联推广乒乓球的想法取得了空前的一致。从韩国公开赛开始,刘国梁就在推行自己的“跨国组合”想法,而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也对此大加褒扬。另外,国乒在欧洲建立乒乓球学院分院的事情也已经提上日程。也许,本次世乒赛期间,乒乓球运动的推广一事会取得关键性的突破。

王继晟:记者在吉隆坡发现,推进东南亚羽毛球运动的发展,其实中国人早就悄然发挥作用。前羽毛球国手栾劲在台湾执教了10多年,现在又转到新加坡担任单打教练;前羽毛球国手韩健也曾执教马来西亚队,现在仍在马来西亚的羽毛球学校执教;还有一批省市级中国教练都在东南亚执教。帮助提升推进当地羽毛球运动水平。

提到乒乓球的海外兵团,这几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周树森,老帅带领新加坡女队夺得2010年世乒赛女团冠军,但这几年,被中国队过度研究的新加坡女队难复当年之勇。

中国队包揽金牌真的有那么大阻力吗?巴黎世乒赛有来自130多个国家的运动员参赛,他们来自欧洲、南美、非洲等世界各地。记者在运动员餐厅碰到了来自秘鲁的蒂亚戈·罗德里亚斯一行三人,17岁的蒂亚戈说,这次秘鲁队共有7名运动员参赛。对于中国队能否包揽金牌,蒂亚戈笑了笑,“应该能吧。”他说,他自己的参赛目标是先打进正赛。而对于中国队大包大揽,蒂亚戈觉得没有什么不好,他更加期待的是中国的高水平运动员能渗入到他们中间去,“我们渴望中国队队员跟我们一起训练,那样我们就能看到他们是怎么训练的,以及生活中是什么样子。”

5月,乒乓球、羽毛球的世界大赛接踵而至,巴黎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落幕之际,第十三届苏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赛在吉隆坡激战正酣。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1

对于包揽金牌,中国队总是有着感情上和理智上互相矛盾的两种心态。从感情上来讲,具备超强实力的中国队包揽金牌是个再正常不过的追求,从理智上来讲,再包揽下去恐怕就要引起更多不满了。为此,肩负更多责任的刘国梁在今年屡次谈到“丢金”,“对我们现在来说,光是5枚金牌并不能证明什么,我更多的是希望乒乓球这项运动能够发展,这次世乒赛是乒乓球的大派对,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记者认为,世界羽联今后应该与中国加强合作,而不是限制中国,或限制亚洲强队;而要加强沟通合作,欧亚共同努力,将各方力量凝聚在一起,才有可能进一步推进羽毛球的国际化。 李长云:国际乒联也意识到了体育文化可以改变竞技格局的这一点,将把位于瑞士洛桑的乒乓球博物馆搬到中国,让更多的人了解乒乓球运动的悠久历史。在发展、推广乒乓球文化方面,国际乒联与中国达成了共识,通过强大的中国乒乓球队来培养与其竞争的对手,不失为一种效率最高、速度最快的选择。

过去十几年,国际乒联成了“试验田”,小球改大球、21分制改11分制、无遮挡发球、有机胶水改无机、改变奥运项目设置和人员限额……国际乒联一直不承认这些改革是为了限制中国队,更令国际乒联尴尬的是,顶住了这些变化,中国队越来越强大。

在媒体中心工作的志愿者罗宇是一名中国留学生,他业余也在俱乐部打球,他说,身边的同事都认为中国队包揽金牌是毫无疑问的,“他们都说,估计到了四分之一决赛就没有欧洲选手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心理失衡,罗宇身边的海伦·勒古曾经屡次陪打乒乓球的儿子到中国参加比赛,“中国的运动员训练更加专业,花时间更多,有绝对实力很正常。”

国际组织多下功夫

这几天,苏迪曼杯正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进行,世界羽联也在这里开会。刘凤岩向本报记者详细介绍了羽毛球全球推广的进程。

中国队纠结包不包揽说法不一

国乒想办法改变的决心坚定,中国不少羽毛球名将在东南亚执教

可以看出,在后奥运时代,国羽是有所保留的,不光“一哥”林丹请假休战了8个月,不少比赛也没有在所有项目中都派出主力队员参加。

薛原:积淀属于自己的体育文化,是一项运动发展的深层次动力。在这方面,国际乒联、世界羽联有什么举措?

和国乒难得丢金相比,国羽在后奥运时代丢掉金牌,甚至无缘奖牌,都是家常便饭。

李长云:中国女乒主教练孔令辉在巴黎世乒赛期间曾表示:对推广乒乓球运动有益的办法,国乒只要想到了就会着手去实施。

二是承办赛事。中国是承办羽毛球世界大赛最多的国家,这本身就是在帮世界羽联和亚洲羽联的忙,比如说,亚洲青少年比赛没人愿意办,因为要贴很多钱,去年就放在了广州办。

中国投入大、训练条件优越,欧洲一些队伍因缺少资助导致青黄不接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共同困境]

国际乒联副主席、中国乒乓球学院院长施之皓,在巴黎世乒赛期间专门与德国、法国乒协就在欧洲设立中国乒乓球学院分院之事进行了商讨,并调研了一些场馆。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在巴黎世乒赛期间,也与德国和法国等欧洲乒乓球强国的乒协人士,就设立乒乓球高水平训练营之事进行了商讨。

年初,国际奥委会决定2016年里约奥运会项目去留,国人颇为乒乓球和羽毛球捏了把汗,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然而,乒羽的未来走向确实处在危机之中。同样在伦敦奥运会上包揽金牌,同样面临一家独大的“窘境”,中国乒乓球队和羽毛球队的应对策略迥异,国乒在巴黎世乒赛上“让”出两金,还打算牵头开办跨国训练营,并在欧洲开设乒乓球学院,“让出核心利益”,而国羽以绝对优势赢得苏迪曼杯,虽然也说“拿不拿苏杯无所谓”,但在项目推广的“养狼”力度上却远不及乒乓球,这是为什么?

欧洲乒乓球好手已显老迈,世界羽坛重心向亚洲转移

提到羽毛球的海外兵团,大多数人首先想起的是李矛,这位李永波的“一生之敌”,如今已经不再执教国家队,而是到一家马来西亚的俱乐部任教。

李长云:从本届巴黎世乒赛看,波尔、萨姆索诺夫、奥恰洛夫等欧洲选手虽还在世界一流球员行列,但已显老迈;涌现出的个别新人,还很难与中国强手抗衡。据了解,欧洲的乒乓球俱乐部都属私人性质。从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由于经济状况较好,欧洲的乒乓球俱乐部曾经红火过一阵,好球员一个赛季收入可在10万美元以上,球员打球的积极性很高,后备人才也好;后来,欧洲的乒乓球俱乐部经营状况开始走下坡路,目前欧洲一流球员一个赛季收入也不过4万欧元左右。球员待遇降低,导致人才储备严重萎缩。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2

在欧洲,企业更愿意把钱投到足球、网球等高度职业化的体育项目中。商业运作程度较低的乒乓球项目,收入有限,球员投入热情不高,竞技水平自然上不来,这也使乒乓球在欧洲的发展每况愈下,参与者越来越少。    

在其他的9项国际赛事中,无论中国队派出的是王皓、许昕、马龙、张继科、丁宁、刘诗雯这些绝对主力,还是派出冯亚兰、陈梦、朱雨玲、方博、饶静文这些潜力新锐乃至边缘球手,都能把冠军捧回家来。只有在中国队高悬“免战牌”的捷克公开赛和德国公开赛上,其他协会的球手才有机会一尝冠军的滋味。

薛原:中国队乒羽人才济济,而其他国家和地区往往出现球员青黄不接的现象。在人才培养方面,中国队与其他队伍之间有何不同?

[举措对比]

薛原:巴黎世乒赛,欧洲选手无一进入决赛,乒乓球项目在欧洲开展情况如何?羽毛球在东亚、东南亚深受大众喜爱,世界羽坛的重心是否已经转移到东亚和东南亚地区?

国乒统治力强于国羽

据本报记者统计,在这10项比赛的50个单项中,中国羽毛球队的夺金概率仅为56%,如果同样是锻炼新人,国羽新秀在国际舞台的竞争力远不如国乒。

李长云: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走的是从各省、市队到国家队的举国体制;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选手大多是“个体+俱乐部”的培养体系,很难与举国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中国球员抗衡。

海外兵团不景气

薛原: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乒羽项目,中国队除了选择“不包揽金牌”,还应该在哪些方面发力?

国羽总教练李永波也表态:“中国队拿了那么多冠军,我认为别人拿一次也没什么。我们已经拿了8届苏迪曼杯了,再拿也就是习惯。只要队员们尽力了,大家看到了精彩的比赛,就好了。”

乒乓球、羽毛球均是中国的优势项目,同时,两者也都面临着世界范围内发展战略的挑战。作为领跑者的中国队,夺取金牌已不是唯一目的。如何看待乒乓球、羽毛球的发展现状,又该如何看待中国队的优势?两个项目的发展战略中,中国又该担负起怎样的责任?围绕这些话题,本报后方连线赴巴黎和吉隆坡一线采访的记者,进行深度解读。

新当选的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抛出豪言壮语,在他的4年任期内,首要目标是要推动羽毛球全球化进入世界所有体育项目的前十名。对于这番雄心,刘凤岩中肯地说:“拉尔森在制度、基础的建设以及市场的开发、羽毛球的影响、宣传等方面都要加强力度。”

王继晟:当今世界羽坛的重心确实在向亚洲转移。在反映羽毛球运动综合发展水平的苏迪曼杯12届比赛中,东南亚队伍中,印度尼西亚队有一次夺冠,马来西亚队有一次闯进四强;东亚队伍中,韩国队3次捧杯,最强势的中国队已经8次夺冠;而在欧洲队伍中,最好成绩是丹麦队的亚军。在亚洲,东亚的韩国队、日本队的竞技成绩呈现上升趋势,而东南亚老牌劲旅则有些没落。

中国已经是世界乒羽的发展中心,就像代表法国出战的皮红艳所说的那样:“现在中国的年轻队员基本不会选择到国外打球了,因为目前不论是待遇还是发展,羽毛球前景最好的国家就是中国。”

世界格局东强西弱

刘凤岩说:“世界羽联有个发展委员会,负责羽毛球的全球推广和普及,重点普及校园羽毛球,各个大洲都在统一按照世界羽联的计划来执行,每年都有投资和计划,进行教练员培训、器材援助等等。这次开会,也是在说如何向非洲、美洲、澳洲这些羽毛球落后地区扩大影响,保持地区均衡。”

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中国队人才培养政府投入大,综合训练条件优越,人才培养成规模成体系;反观一些其他国家和地区羽毛球队的资金捉襟见肘,欧洲的一些队几乎没有政府资金投入,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也在情理之中。

 

人才培养中国领先

世乒赛上中国队输掉了男双冠军。

国乒让金牌vs国羽送球拍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3

“中国羽毛球界做出了许多努力”,刘凤岩透露,努力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然而,对于国乒这种以全球推广以己任的做法,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当记者问刘凤岩,为什么这几年乒羽的海外兵团越来越弱?他给出的答案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球员和教练在国内挣不到钱,就到国外去打球、执教,而现在,中国的乒羽超级联赛发展很快,教练和运动员不愿意往外跑了,短期出去帮帮忙可以,如果要长期聘请,国外也出不起这个钱,而且拖家带口到外国生活很困难,很少有教练愿意去。”

“毕竟我们还有很多乡村学校的孩子连一块像样的乒乓球台都没有,而很多要接受我们帮助提升乒乓球水平的国家,群众体育和青少年体育发展水平远在我们之上。”金汕一针见血地提出,如果中国乒乓球队的实力已经强大到需要向对手“伸出援手”的地步,那么,“国家是否可以考虑削减经费了?”

国乒实在太强大了!在这种独孤求败的背景下,今年4月的韩国公开赛才在中国队的倡导声中,有了男双跨国配对的尝试,最终张继科和韩国的徐贤德搭档夺冠。而刚刚结束的5月巴黎世乒赛上,中国队显示了“让出核心利益”的决心,在排兵布阵上的“煞费苦心”,成功“让”掉了男双和混双两枚金牌。

施之皓卸任中国女乒主帅之后,当选了国际乒联副主席,能否为中国在国际乒联争夺更多话语权,也令人期待。据了解,国际乒联正准备向国际奥运会提出申请,让混双成为奥运比赛项目。混双一旦成功入奥,国际乒联将规定每支代表队在奥运会5个项目中最多只能参加4个项目,这一招学的是女子举重、跆拳道、女子拳击等新世纪进入奥运会大家庭的项目的成功经验。如此一来,再也不用担心中国乒乓球队动辄包揽金牌了。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输出优秀教练,是帮助推广项目的一条捷径。

国羽夺金概率56%

伦敦奥运会后、苏迪曼杯之前,中国羽毛球队也参加过10次羽联超级系列赛以上级别的国际赛事,只在去年9月的中国大师赛和11月的香港公开赛完成过两次包揽5金的壮举。

一是捐器材。去年,中国羽毛球协会向世界羽联捐献了3000把羽毛球拍,支援落后地区,这3000把球拍价值5万多美元。

2004年雅典奥运会后,国乒就提出“养狼”计划,但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去年伦敦奥运会后,国乒痛下决心,提出了“第三次创业”的口号,总教练刘国梁表示要“让出核心利益”,放弃一些冠军,避免国乒在世界大赛上包揽金牌。巴黎世乒赛,国乒夺得了5个项目中的3项冠军,因没有派出最强阵容,丢掉了男子双打和混合双打的冠军。

中国羽毛球队队再夺苏迪曼杯。

北京社会科学院体育研究中心主任金汕就直言不讳地说,中国乒乓球队是因为举国体制的优越保障条件,才奠定了在国际乒坛一家独大的地位,而举国体制的保障以纳税人付费为基础。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用纳税人的钱去打造竞技体育“金牌之师”的做法本身就已受到多方质疑,现在再借此去帮助国外运动员提高水平来抗衡自己,这种做法或有不妥。

国乒让金牌惹争议

 

本版撰文记者 张楠

话是这么说,国乒和国羽“养狼”的策略却大相径庭。

国乒夺金率96.77%

本报记者连线了正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世界羽联大会的世界羽联副主席、前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让他来为我们来解读一下乒羽的“反垄断”迷局。

除了“让”金牌表诚意,国乒对于“让出核心利益”还有三项举措:一是提倡双打跨国配对;二是倡导跨国训练营计划,由中国队拿出资源,总教练刘国梁是这样设想的:“只有提高欧洲青少年选手的水平,才能真正促进这项运动发展。这次,我们要拿出一线队员和他们集训,用‘大集训’的形式来帮助他们提高水平”;三是在欧洲寻觅合作学校,建立乒乓球学院。

最近在办苏迪曼杯的马来西亚羽协抱怨说,世界羽联制定了新规则,要抽取80%的商业营利,这令东道主非常难做。在这种背景下,中国今年将承办8月的世锦赛(广州)、9月的中国大师赛(江苏常州)和11月的中国公开赛(上海)。本次苏迪曼杯,除了东道主马来西亚的两场小组赛,能容纳万人的场馆坐了大约3500人,其余场次的观众都还没有裁判、球员和记者多,足见海外办赛的萧条境况。

伦敦奥运会后,国乒和国羽的外战战绩,可以有力地佐证这一论断。

世界羽联也喜欢折腾,伦敦奥运会上引发争议的设置小组赛,直接导致了于洋/王晓理等球员消极比赛,因此也被网友戏称为“脑残赛制”。此外,增加罚金防止球员退赛、引进“鹰眼”等改革措施,也引发了不少口水战。

据本报记者统计,除去团体世界杯,其他10项比赛的31个单项中,中国选手参赛就夺金的概率高达96.77%。这意味着,只要中国队派出队员参加男单、女单、男双、女双这4个项目,几乎就不会让冠军旁落,唯一的意外发生在去年11月的波兰公开赛,王皓/周雨在男双决赛中不敌日本组合松平健太/丹羽孝希。

国乒总教练刘国梁说:“对我们而言,包揽金牌不是难事,我们连续5届世乒赛都做到了。但现在,中国乒乓球队的目标是让更多人参与竞争,把乒乓球这个项目做大,所以‘包揽金牌’已不是我们的目标了。”

前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最了解中国乒乓球队和羽毛球队的实力和竞争态势:“从竞技的角度来看,中国乒乓球队的优势更明显,中国羽毛球队的对手更强、更多、比赛悬念更大,虽然说伦敦奥运会国乒包揽4金、国羽包揽5金,但中国羽毛球队的包揽有一些偶然性,没有绝对把握,而中国乒乓球队只要自己想包揽,基本没有太大问题。”

伦敦奥运会后、巴黎世乒赛前,中国乒乓球队一共参加了11项国际比赛,其中包括单项世界杯、团体世界杯、亚洲杯、巡回赛总决赛和7站公开赛。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观点】革新乒乓球羽毛球生态 怎么着破题